交通、能源、移动互联+大会 暨 商务部动力与储能电池全产业链展 (AEBI EXPO ASIA 2019)

国家级平台、市场化运作

时间:2019年12月12-14日     地点:国家会展中心(上海)

国家级平台、市场化运作

时间:2019年12月12-14日
地点:国家会展中心(上海)

你的位置 : 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30亿美元估值的氢燃料卡车公司催生首个氢卡亿万富翁

2019-09-08


该公司明年的卡车生产目标只有25辆,预计2021年的产量可以达到400辆。


1.jpg

30亿美元估值的氢燃料卡车公司催生首个氢卡亿万富翁


坐在由8匹百威克莱兹代尔马牵引的红色运酒车上的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出现在活动现场,看着这些马,他说这才是真正环保的交通工具,而“美国就是靠它建立起来的”。


“正如燃油取代了马匹一样,一种新的燃料来源将使石油被淘汰,那就是氢。”今年4月的发布会上,面对2000名观众——卡车运输高管、托运人、记者,以及百威英博啤酒集团的代表,这位37岁的Nikola重型卡车公司创始人兼CEO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把宇宙中最丰富的元素转化成电能,副产品只有水蒸气和热量。”米尔顿补充说道。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对于将氢作为动力来源的诱人幻想从未停止过。


通用汽车1966年推出过一款氢动力原型货车,但从未将其商业化;燃料电池的先驱巴拉德电力公司的股价在2000年曾攀升至140美元,但现在已跌至5美元以下;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将纳税人的钱投入氢燃料汽车的研究,但目前美国上路的氢燃料电池车不足7500辆。


除了汽车和卡车,氢燃料技术被NASA应用了几十年,作为固定发电机工作,还被开发用于驱动火车、轮船和渡轮交通等领域。


总部位于美国凤凰城的Nikola正在打造的是氢燃料Class 8半挂重型卡车原型产品,已从欧洲机械制造商凯斯纽荷兰工业集团、德国博世、对冲基金ValueAct、韩国韩华、挪威能源公司NEL、沃辛顿工业公司等投资者那里筹集到5亿多美元。


但为了建一座工厂、让第一批卡车上路,并在加州和亚利桑那州开设10个加氢站的计划成为现实,米尔顿需要至少10亿美元才行。


凯斯纽2.5亿美元的投资对Nikola起到了很大帮助,后者的估值已达30亿美元。这对于持有公司股份40%多的米尔顿来说,也意味着他的身价至少有11亿美元,成为氢燃料卡车领域的首个亿万富翁。


而作为投资方的凯斯纽将获得Nikola公司7.7%的股份,投资形式包括1亿美元现金和1.5亿美元服务。服务方面会有来自依维柯、FPT卡车和动力总成部门对于产品开发、制造工程和其他技术方面的支持。


30亿美元估值的氢燃料卡车公司催生首个氢卡亿万富翁


2.jpg


该公司总部的大厅里,一辆Nikola卡车驾驶室后面的氢气燃料箱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在造电动卡车,只不过在他眼中,发展氢燃料是“愚蠢的”,并嘲讽这是“傻瓜用的电池”。


米尔顿可不这么认为,他说:“造出使用氢燃料的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能提供一种与柴油竞争并击败它的产品。”


确实,特斯拉的电动车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司机摆脱了对汽油的依赖。与此同时,人们对氢燃料技术的质疑也远没有之前那么严重。


在美国西南地区,日益增长的太阳能过剩问题带来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利用正午的过剩电力,以低廉的成本从水中生产氢燃料。


另一方面,纯电动卡车并不适合长途运输。与乘用车相比,它不仅需要更长时间来充电,而且电池组件也很重。


Nikola的卡车则使用碳纤维容器、氢燃料和一个燃料电池组,约9吨的车辆配合1000马力动力系统、续航里程可达1200公里。要是换成锂离子电池电动卡车,那么想要达到同等行驶距离的话,重量至少要增加2.2吨。


30亿美元估值的氢燃料卡车公司催生首个氢卡亿万富翁

Nikola的户外运动团队正在销售电动游艇和全地形越野车,以推广该品牌


再来看看米尔顿此前的经历。


据说在他6岁时,父亲安排的一次火车旅行让他对机械设备是如何工作的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米尔顿考上了犹他州的大学,但不到半年就退学了。


在一次走访巴西并看到当地贫民窟的情景后,他开始思考更广泛的问题,尤其是对环境的影响,“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开眼界的事情之一。”米尔顿说道。


2010年,米尔顿创立dHybrid Systems,这是一家设计卡车天然气燃料系统的公司。2014年,该公司业务被沃辛顿买下,米尔顿随后离开并创立Nikola,其在沃辛顿的良师益友马克•罗素(Mark Russell)也被招募过来,担任这家初创企业的总裁。


但米尔顿并不是唯一一个对氢怀有远见的人。


现代集团正在向氢相关项目投资67亿美元;7月,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以2.9亿美元收购了生产氢燃料电池的Hydrogenics;明年,通用汽车和本田将在密西根启用一座价值8500万美元的燃料电池工厂;丰田则会在长滩港开设一家精炼厂,将牛粪转化为氢气,并为肯沃斯开发的卡车提供动力。


目前,百威英博已订购800辆Nikola卡车,每辆车的售价高达100万美元(含燃料)。正式交付使用后,这家啤酒商将可以把货物从西海岸运到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外的配送中心。


从这笔交易可以看出,氢燃料确实有发展潜力。


当然,我们也许要在前面加个“如果”。而如果Nikola能完成运营商U.S. Xpress等企业下的大订单,收入囊中的资金可达100亿美元。


真实的情况可能没有这么美好。根据米尔顿的计划,该公司明年的卡车生产目标只有25辆,预计2021年的产量可以达到400辆。


再如果,到2022年一切顺利的话,Nikola将在每个站点、每天利用可再生电力生产8吨氢气,足够250辆卡车消耗。


另外,米尔顿认为可以把制造一公斤压缩氢气的成本降低到2.5美元,远低于加州14美元的氢气零售价。(每公斤压缩氢气提供的能量相当于一加仑柴油)


他还希望到2028年将加氢站网络从西部地区扩大到全美的700个站点。


变化已经开始,也许比柴油发动机卡车制造商的预期还要快。欧盟新的排放规定显示,柴油卡车产品可能到2030年就要被禁止。加州也倾向于实行类似的强制措施。


米尔顿称Nikola比其他竞争对手领先了3~5年,“无论你的身份是什么,我想应该没有人愿意在路上慢跑时,吸入的却是柴油烟雾。”他这么说道。


中文版 English